小玲來發文囉~
這次會努力打仔細一點!!!

===============

「太遲了,Ling和Wolfen lek已經找到他們的第二身了,他們…應該知道了真相。」其中一位會議成員從座位站起來,看向長桌盡頭的一個年老身影,Game Depart會長。站在一旁的秘書在他耳邊小聲的解說,他點頭嘆息。
「是嗎…」
「那、那我們應該實行甚麽應變措施?」那位會議成員著急的追問,問題引起了所有人議論。
「我和我的小隊可以在他們會合前先抓走他們的餘黨。」一直站在角落的Bullet的發言讓整個房間陷於靜寂,她走到桌前,好像不知道自己冒犯了一眾高層「以我的小隊的能力再加上“他們“,我有絕對的把握。」
所有人都一臉驚訝的看著她,只有那位會長回答:「好,我有個提議…」

Bullet一走出會議室便看到貼在牆上站得筆直的兩人。
「你們要站在這到甚麼時候?」
「其實,我以為你會先將我們關起來、催眠之類吧?」先說話的是站在最前的Soldier。
「我知道催眠對你們不會起效,記很快會回復。催眠並不是我的本意,更何況這裏有懂得控制思念的人在。」Kuril感覺到她的視線便眨眨眼。
「…其他人在哪?」Kuril頭到看看Soldier又看看Bullet。
「你的水晶球呢?」
「沒訊號。」
「…」
Bullet看著他們感到不耐煩「跟我來,Jesse 和Aoba在扣押房。」

¤

「Canace?」

「為什麼那個槍手會在這?」兩人愕然的看著自家隊伍的成員,但對方卻露出意未不明的微笑。

確認身分後,Canace啟動機關使基地的大門打開...
「歡迎來到反叛軍基地。」映入眼簾的是如同中央廣場般廣闊的空間,洞穴中心是一台由多個電腦組件合成的中央管理系統。百多個顯示屏圍成一圈不斷往上伸展,呈圓柱形。
不論從哪個方向看也會看到一些不明的數據和圖表,而在所有的屏幕下方是主控制台,控制台下伸延出來的電線都接上了大大小小的電腦主機。

「各位,早上好。」在電線推裏傳出少年懶洋洋的聲音,仔細觀察可以看到咖啡色的呆毛立在三色電線堆中。
「我回來了,Willie」Jack踏著輕快的步伐走到小呆毛前,把名為Willie的少年拉出來。
「真是的,又在這裏睡覺。」這次說話的人是Canace,她背靠在牆上,習以為常的歎氣。
「回來了?」此時一位陌生的少女出現在房間的側門,她身旁還有一位同行的少年。隱約可以看見兩人有一頭金髮,男的比較矮小,有一雙翠綠的眼瞳。女的比男孩略高一點,從半啟的眼簾裏,可以看到如海般的蔚藍。
「他們是…」Ling看著看著Canace問。
「她是Chance,這位是她的弟弟Wallebee。他們就是Jesse和那個士兵(Soldier)推薦入隊的人呢」她走到兩人身邊比了比。
「唉呀,真可惜,原本想潛入GD內部痛痛快快地來一戰呢!」叫Wallebee的男孩半跑半跳的走到Willie和Jack身邊。他穿著與金髮很配搭的藍白水手服,顯得他更幼氣。
「真拿他沒辦法…沃里(Wallebee)不是那種很會打架的孩子,不用管他胡言亂語。」叫Chance的女孩從陰影下走出來,踏著輕盈的步伐。她穿著和弟弟的水手服色調相近的洋裝,金色的雙馬尾輕輕飄逸,凸顯她淑女的氣質。

「其實呢,我們的計劃是一口氣把全隊的成員救出來的啊,但是失敗了。」剛從電線堆爬出來的Willie走到控制台前,敲了敲鍵盤,螢幕上便出現了幾個熟悉的臉龐和一些密密麻麻的文字。「現在有4名成員失蹤了,應該是被傳到某個遊戲裏,所以不要緊。」
「失蹤?!Dragon和其他人都被流放在網絡空間裏,怎麼何能會“不要緊“?」這時一直保持沉默的Wolf大聲怒吼。雖然Ling認識他只有半個月,但是她從未聽過他大聲叫喊,當然她聽到“Dragon“這個名字便明白了他緊張的原因。
「別怪我,我那一槍可是用來引開GD注意和封鎖路線的。」Canace立即澄清她那耍帥的一槍的用意。
「對啊!一切都按照計劃進行,除了那隻蜘蛛…」當Wallebee說了一半便被自家姐姐的一聲“噓“止住了。
取而代之又是敲響鍵盤的聲音,「這裏有堡壘中的錄像和錄音,而我發現了一些線索。」

¤
「Jesse醬!Aoba醬!」Kuril看到兩人便加快步速,越過Soldier走上前。
「你們…」Jesse抬頭用充滿疑問的眼神看著他們。
「站起來,你們還要去化妝打扮。」Bullet雙手叉腰的摧捉他們,回應她的是“更多“充滿疑問的眼神「我們要去記者招待會,是高層的安排。」她比了比身後的幾位傭人。

=============(TBC)=============
啊啦啦,小玲久違的來冒個泡
現在快要考試了QAQ
I'll be back要等我啊
補祝各位新年快樂!;)










創作者介紹

第二個靈窩

玲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零昀
  • 加油www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